河南數百司機網約車平臺刷單被套近千萬

發表于 討論求助 2018-06-20 04:23:17


 

司機提現時,賬戶被禁止提現。

  連日來,河南鄭州、洛陽等地不少市民向大河報記者反映稱,他們注冊了一個名為“之道出行”的網約車平臺,平臺的代理承諾,每月交3000元“保險費”,可確保自己刷單安全,并獲取高額收益。不少人充值三四十萬元刷單,如今平臺中止了提現,導致大額資金被套牢,而河南總代理卻失聯了。

  對此,“之道出行”回應稱,與他們合作的個別公司,教唆司機“刷單”,給平臺造成巨額經濟損失。目前,北京警方已介入調查。

事件

為獲高額收益充了42萬刷單

  馬先生是洛陽的一名網約車司機。去年12月,他從一個網約車司機群中得知,“之道出行”網約車于2016年12月16日登陸河南,并下載了手機APP。

  但讓他想不到的是,登錄“之道出行”,司機端并沒有乘客叫車,幾個星期都是如此。之后,在同行的提醒下,他發現了新的生財之道。原來,在“之道出行”乘客端充值100元,會獲贈100元積分,現金和積分均可用于付車費,而“之道出行”會從乘客支付的車費中提取26.5%。這樣算下來,自己注冊一個乘客賬號,充值100元,可以當200元用。若自己發單自己接單,這200元車費被提走53元,自己可輕松賺47元,充值越多賺得越多。

  “之道出行”洛陽二級代理鄭先生告訴馬先生,“之道出行”剛上線,需大量刷單數據,以此來提高平臺市場競爭力和吸引投資。即使沒有車,也可交1000元至2000元不等的錢辦理相應車型的司機端,呆在家里就能刷單賺錢。

  自己叫車自己接,刷單會被發現嗎?鄭先生承諾,每個月交3000元“保險費”,保證刷單安全。他解釋,這是“之道出行”所默許的。該平臺存一定漏洞,對車輛以及行程等審核不嚴,可保證刷單不被發現。

  在鄭先生指導下,馬先生買了5部手機,辦了5個奢侈車司機端,他又讓親戚朋友下載乘客端幫刷單。考慮到“之道出行”提現周期為15天,他從今年1月16日起,每天向平臺充值2萬元,2月初累計充值額達42萬元。

突發

提出4萬多元后賬戶被禁止提現

  據馬先生介紹,不需看車,只需姓名、身份證號、駕駛證等信息即可注冊司機端。車型也分商務車、豪華車與奢侈車等,沒車的司機可交1000元、1500元或2000元辦理不同車型的司機端。

  因“之道出行”提供日租車服務,馬先生每天都在5部手機上進行日租車刷單。他給每個司機端均交了保險費。按照設想,每天可凈賺上千元。

  當馬先生沉浸于“發財夢”中時,意外發生了。今年2月初,馬先生提現時發現,提現金額受限制,每次最多不超過3000元。之后的4天內,他相繼提現20次,只有15次成功,一共提出了4萬多元。按馬先生的說法,自此,“之道出行”開始了禁止提現。而對方的解釋是“系統維護”;沒幾天,平臺又說“系統遭到黑客攻擊,正在處理恢復。”2月中旬,平臺再發公告稱,“經平臺風控部門核實涉嫌刷單,賬號被停止提現”。

  “注冊時,系統提醒過不能惡意刷單。但沒想到,‘之道出行’設了一個局,先鼓勵充值刷單,之后又封了賬戶”。馬先生說,據他所知,無論是河南總代理,還是洛陽二級代理,均在鼓勵大家刷單賺錢。“如今賬號被封,這么多錢跑哪兒了?”讓他不能接受的是,有的賬號還以罰款名義被扣錢,甚至賬戶成了負值。

探訪

河南總代理失聯,辦公地已易主

  4月11日,洛陽二級代理鄭先生接受大河報記者采訪時表示,馬先生與其他受害者所述的遭遇屬實。鄭先生在洛陽開了一家汽車租賃公司。2016年,當他得知“之道出行”來到河南,便萌生了做洛陽地區二級代理的想法。之后,他主動與其北京總部聯系,總部推薦他認識了河南總代理王學啟和副總代理丁孝天。

  去年12月,他與丁孝天簽訂了授權代理協議,并交納了13000多元風險保證金。河南總代理幫他開通了“之道出行”網上管理系統。作為二級代理,鄭先生可享受旗下司機流水5%的返傭。但鄭先生表示,“之道出行”上線后,他多次向對方索要返傭,但并未拿到錢。而自己充值的20多萬元,也被套在了平臺。

  對“公司鼓勵充值刷單”、“交保險費”等說法,鄭先生表示,這些全是王學啟與丁孝天承諾和默許的,而錢全部轉給了王學啟。

  4月12日,記者來到“之道出行”河南總代理辦公室,但該房間已成了一家房產中介公司。據該中介公司負責人稱,他們剛搬來一周時間,上一家公司早已搬走。

  4月11日至昨日,記者多次撥打王學啟與丁孝天的電話,但均顯示已關機。

回應

個別公司教唆司機“刷單”

  記者了解到,3月26日,“之道出行”官方微博發《告知函》稱,3月23日,內蒙古樂道信息技術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樂道公司”)收購合并之道出行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之道公司”),對司機反映的“充值被套”問題,由樂道公司全權處理負責。

  記者查詢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發現,樂道公司與之道公司本就是管理關系,前者是后者的投資股東。

  4月1日,“之道出行”官方微博發布公告稱,凍結賬號實為發現平臺遭遇大規模“惡意”刷單,經風控系統排查后對異常訂單進行了凍結處理,并已向公安機關報案。該公司還表示,與公司合作的個別公司,幫助司機注冊虛假司機端賬戶,教唆司機“刷單”,導致司機走上違法犯罪道路,也給平臺造成不可挽回的巨額經濟損失。

  4月12日,記者通過上述公告中的電話聯系到樂道公司工作人員,對方稱,“之道出行”平臺并非凍結了所有賬號,無刷單行為的司機可帶相關資料到公司解凍賬戶并提取現金。

  據了解,4月初,北京也出現與馬先生類似情況,北京有媒體報道,之道出行涉嫌刷單賬戶有8000余個,涉及資金約4000余萬元,而之道出行CEO謝文峰已失聯。

說法

若平臺存在“鼓勵刷單”,或有非法集資之嫌

  據鄭先生介紹,“之道出行”上線之初,河南總代理共簽了10家汽車租賃公司作為二級代理來開拓市場。受害者多系鄭州、洛陽司機。據保守統計,數百人受騙涉及金額近千萬元。

  對“之道出行”的官方說法,鄭先生等人表示,他們也會搜集相關證據材料,到樂道公司進行反映處理。據了解,北京警方已對該事件介入調查。

  河南中錦律師事務所律師表示,“之道出行”平臺擅自禁止司機提款,司機可依法要求其歸還自己合法收入。但司機利用平臺漏洞刷單賺取傭金,司機也存在違約和過錯,可能涉嫌合同詐騙罪或盜竊罪。若平臺的確存在放縱或鼓勵司機刷單,且在知情下凍結了賬戶,則不僅觸犯了《反不正當競爭法》的相關規定,更有非法集資之嫌。但對具體的事實認定,應由警方或其他相關部門依法介入調查。



發表
3d资料心水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