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情感】何以星辰不滅(1)

發表于 討論求助 2018-06-16 21:36:56



誰也沒想到再見會是這種場景。

研究生畢業聚餐,導師奢侈地選在了大酒店金明皇都,偏偏趕上電影公司包了酒店西片辦慶功宴。

怕被灌酒的嘉語提前離席,出來后犯了路癡,在偌大的酒店里繞了一圈又一圈,到了西片大門就被保安攔住了。

外面嘈雜一片,無數人舉著牌子高喊著某某某的名字。

嘉語目瞪口呆,還以為這里被某些激進分子包圍了在搞游行示威呢!等看明白那些人是粉絲,沒來得及跟保安交涉一下,那陣嘈雜聲里又夾雜了剎車聲。

嘉語被保安往回推了幾步,外面車里涌出一大批戴墨鏡穿西裝的偽黑社會成員,動作迅速而粗魯地把擁堵在一起的粉絲往兩邊推,酒店的保安們也在幫忙。門口一直鋪下去的紅毯露了出來,一大批娛記蜂擁而至,及時占據最佳拍攝位置。

嘉語無奈,正打算去找另一個出口,又一輛車開到了,里面的人走了出來,她看了一眼就停下了腳步。

宋卓希還是老樣子,五官比女人還精致,但渾身上下除了一身西裝外毫無裝飾,太過男性化,一點也不知道發揮花美男外表的優勢。

穿著塔夫綢深v禮服的莊敏宜站在他身邊,親昵地挽著他的胳膊,身后跟著的是他的經紀人喬冬。

嘉語抿抿唇,往邊上站了站,暗暗嘲笑自己像是在偷窺。

粉絲們的熱情有點低落,看她們手里的牌子就知道大部分人是沖著丁景俊來的。那位是當紅一線男星,近期熱門電影《生死奔逃》的男一號。而宋卓希只是電影里的男二號,本身又徘徊在二線邊緣,人氣還有待提升。

但宋卓希本人并不在意,笑容滿面地沖兩邊的人揮手。嘉語知道現場哪怕只有一個他的粉絲,他也會這樣充滿精神,因為他說過這是演員的基本素養。不過他身邊的莊敏宜就不高興了,顯然在替宋卓希不值。

當然,如今站在他身邊的人是她,她有這個資格。

嘉語自嘲地扯扯嘴角,旁邊的保安忍不住道:“你怎么還在?沒看見這里封了么?走東片出口!”

可能是保安的嗓門兒太大,宋卓希抬頭看了過來,嘉語下意識地朝那邊掃了一眼,正好撞上他的視線,彼此都是一愣。

但很快的,宋卓希居然露出了個爽朗的笑容。他的長相太有優勢,當初剛進電影學院的時候就被評為校草,現在一笑起來更具殺傷力,即使現在兩邊圍得幾乎都是丁景俊的粉絲,還是有人忍不住倒戈喊了句“好帥”。

莊敏宜冷冷地看了一眼嘉語,挽住宋卓希的胳膊,明知故問:“卓希,怎么了?”

宋卓希笑意不減,攬住莊敏宜就進了大廳,怎么看對嘉語的那一笑都叫人莫名其妙。

保安覺得這應該是在嘲笑他的辦事能力,于是更加積極地催促嘉語:“哎哎,快走吧,還站著干嘛呢!”

嘉語看他一眼,視線又移到宋卓希身上,忽然從包里掏出紙筆追了上去:“宋先生!可不可以麻煩您替我簽個名!”

宋卓希此時跟她相距不過三米遠,但保安敏捷地竄上來把嘉語一拖,距離就擴大到了近十米。

宋卓希不耍大牌,也沒大牌可耍,所以是所有電影主創里來的最早的一個,現在完全有時間來滿足一個“粉絲”的要求。

“可以啊。”他還是那樣笑,笑得天地變色,叫人恨不得用布遮住他的臉。

嘉語也笑瞇瞇的,推開保安走過去,遞上紙筆:“謝謝宋先生,我是您的忠實粉絲,您的所有電視電影我都有看。”

宋卓希提著筆在紙上唰唰寫著,嘴角始終噙著笑,態度的確就是對待陌生粉絲的樣子:“那我真是太榮幸了,可不可以請問一下,你最喜歡我的哪部作品呢?”

“當然是剛上映的這部《生死奔逃》了,今天您出現在這里應該是參加票房慶功宴吧?這也說明這是部優秀作品啊。”

宋卓希抬頭看了她一眼,似乎在懷疑她是否真的看了:“那么你喜歡的理由是什么?”

“這是您第一次塑造反面人物,而且是第一次出演自己最愛的動作類電影,兩個嘗試對您而言都意義非凡……”

“所以你就喜歡?”宋卓希打斷她的話,神情里漸漸有了不屑。怎么看這都是他自己喜歡這部電影的理由吧?怎么,難道她想說自己喜歡的她就喜歡?宋卓希真想冷笑。他把紙筆遞回去:“簽好了,謝謝你的支持,再見。”

嘉語揚起笑臉,朝他揮手:“再見宋先生。”說著又朝旁邊的喬冬揮揮手:“再見喬哥。”

喬冬一臉尷尬,手舉了一半,瞥見宋卓希的臉色又縮了回頭。

真夠郁悶的,跟男主角裝陌生人,卻跟他這個路人故人相認,這不明擺著拉仇恨么?

外面終于有其他電影主創到了,現場一片沸騰,嘉語就趁這時候溜了。

宋卓希并沒有留意,他已經朝里面走去了。

莊敏宜挽著他小聲嘀咕:“我對你的了解永遠比不上杜嘉語。”

宋卓希端過侍應生送來的酒,笑著說:“那你可得努力了,我是你哥,在這點上你千萬不能輸給別人啊。”

莊敏宜皺了皺眉。

距離畢業其實還有一陣子,嘉語的畢業論文早寫完了,最近又剛剛搞定工作的事,如今除了上網就是看書,無聊至極。

舍友孫雅出去跟男友約會了,她躺在床上看了一天的書,后來覺得眼睛酸澀才停下,一看時間都該吃晚飯了,立即跳下床,從收納箱里拿出袋方便面。

孫雅剛好回宿舍,見她坐在電腦桌邊泡面,立即皺眉:“又吃方便面?你也太不注意身體了。”說著頗為不甘地上來捏捏她的臉:“郁悶,天天吃垃圾食品還能保持身材,這什么人品!”

嘉語拍開她的手:“別研究了,那玩意兒你沒有。”

“切!”孫雅轉頭從亂七八糟的電腦桌上摸出根火腿腸來,拋到她面前:“喏,給你,方便面伴侶。”

“哎喲,萬分感謝。”嘉語毫不客氣地拿了起來。

“像你這種天天吃泡面的女人,就該早點找個男人管著!”孫雅一邊換鞋一邊咕噥。

嘉語失笑:“你不管著呢么?”

“很好,知道我是你現任,看來你總算是放下那個姓宋的了!”

嘉語跟孫雅兩人一間宿舍住了三年,總會有點小秘密被挖掘出來。奈何嘉語對自己的私事三緘其口,所以孫雅至今也就知道她有個前男友姓宋,跟他之后,嘉語就再也沒談過戀愛。就因為這點,孫雅一直取笑她吊死在一棵樹上。

嘉語脾氣好,也不介意她開玩笑,有時候孫雅說了過分的話都不自知,現在剛打趣完她又來勁了:“誒,你跟那個姓宋的到底是怎么分的啊?”

“孫大爺,這問題你都問了我幾年了?我懶得理你。”嘉語端起面碗呼呼啦啦開始吃面,孫雅還想說什么,她吃的更大聲了,只好作罷,安安分分寫論文去了。

“嘉語,你工作搞定沒有?”過了一會兒,孫雅一邊打字一邊頭也不抬地問嘉語。

嘉語喝了口面湯,點點頭:“搞定了,不過我轉行了。”

“啊?”孫雅驚愕地轉頭:“你可是咱新聞傳播系的才女加系花,要我看,去電視臺做主播都行,干嘛要轉行啊?”

嘉語聳聳肩:“沒辦法,這年頭,找工作的時候個個學歷都比你高,找對象的時候又個個學歷都比你低。像我們這種研究生恰恰是最尷尬的一級,無論找工作還是找對象都是個坎,好不容易這道坎過去吧,你還得有個夠硬的背景,誰叫我發展不均衡,編制已經被人頂了。”

“靠!”孫雅表現得比她還氣憤:“早知道不學新聞傳播系了,老爸不給力啊!”

嘉語笑笑:“也別這么說,我運氣不好吧。”

孫雅繼續敲論文:“得,我還是遵照父母之命回老家發展得了。”

“嗯,那也不錯,至少可以照顧到家里。”

孫雅又問:“那你轉行做什么了啊?”

“經紀人。”嘉語啜著面,說得含糊不清。

“什么?”

嘉語的一貫作風就是在沉默中爆發,平常看不見怎么學習,偏偏考試門門優秀,看不見查資料敲電腦,卻不動聲色寫好了論文。這次更牛,不聲不響,連經紀人資格證都考到手了。

“是不是房產經紀人啊?”孫雅知道這行雖然很賺,但十分辛苦。想到嘉語這副小身板兒要去做這行,連她身為女同胞都要心生憐惜了。

嘉語聳聳肩:“差不多吧。”

孫雅嘀咕了句什么,大概還是替她可惜,嘉語也沒在意。她忽然想起宋卓希給自己簽名的事,擱下碗從包里翻出本子,打開一看,臉色就僵住了。

宋卓希根本沒有簽名,只清清楚楚地寫了一個字:滾。

孫雅的論文趕了幾天幾夜,一忙完就倒頭大睡,最后連錯別字都是嘉語給她改的。后來還是她男朋友大明把她叫起床的。

起床后發現自己的論文已經打印出來整整齊齊放在桌上,孫雅頓時感動地抱住嘉語就要親上去。

嘉語一掌拍到她腦門上:“看看你的眼屎,打算就這么出去約會嗎?快去洗臉化妝!”

孫雅一邊朝衛生間走一邊好笑地說:“我覺得你不適合做房產經紀人,你適合做明星經紀人,瞧你這萬事周全的樣子。”

嘉語呵呵干笑了兩聲。正好這時候手機響了,她拿出手機一看,是聚星娛樂公司的總監吳翠珊。

做娛樂業的似乎永遠在趕時間,吳翠珊開門見山,電話一通就說:“喂?杜嘉語,你在跟我們簽用人合同的時候不是提過一個條件么?我現在答應你了,如今宋卓希陷入了丑聞,你放手去做吧。”

嘉語剛張嘴說了個“呃”,電話就掛斷了。她愣了三秒,沖到了電腦前。

作為新聞系的學生,她本來就有每天瀏覽新聞的習慣,改行進娛樂圈后,娛樂星聞也成了必備功課。只不過從那天見到宋卓希后,她反而有意回避那個圈子,好幾天都沒關注過娛樂消息了。

丑聞?宋卓希能有什么丑聞?他這次在《生死奔逃》里出演的反派大獲成功,近期還獲得了某獎項的提名,怎么就陷入丑聞了?

嘉語一邊想著一邊點開娛樂版,頓時一驚。

頭版標題寫著:“戲里戲外糾葛不斷,丁景俊宋卓希演繹現實版生死奔逃!”

往下拉,新聞里寫著,昨晚有娛記在地下車庫拍到丁景俊和宋卓希發生口角,然后宋卓希突兀地朝丁景俊那張俊臉揮了一拳。

史稱“捶臉門”。

據傳早在之前金明皇都的慶功宴上,二人就貌合神離各種小動作不斷。記者深入挖掘,果然發現兩人在片場就有了矛盾。

片場工作人員透露丁景俊曾數次攔下宋卓希,每次都是鬧得不歡而散。而這次“捶臉門”事件發生后,丁景俊第一時間就站出來接受了采訪,終于讓事實真相呈現在眾人面前。

“宋卓希的性取向有問題,數次騷擾我沒有得逞,居然對我痛下打手。沒想到和我合作的演員是這樣的人,我很痛心……”

雖然丁景俊說得聲淚俱下,新聞卻補充說上次宋卓希出席慶功宴時還帶了個女伴在身邊,有人懷疑那就是他的女朋友,所以二人是因性取向問題造成的“感情糾紛”一說,其實還有待考證。

嘉語揉揉眼睛,還以為自己看錯了。

什么什么?丁景俊居然說宋卓希性取向有問題?

我的天,這謠造的!宋卓希雖然長了張花美男的臉,性格卻爺們兒的很,甚至還有點大男子主義,兩個字形容就是剛猛。他絕對喜歡女人,從身到心都是,這點嘉語完全可以現身說法!

這下她明白吳翠珊為什么說這是丑聞了,對風氣保守的內地來說,爆出這種事情實在是太不光彩了。何況以丁景俊的號召力,光是那些粉絲出來掐也要掐死宋卓希了。

嘉語思考了很久,明白了吳翠珊的意思,背起包出門。

宋卓希剛剛接到聚星的通知,從今天起他開始放假,近期最好不要出現在公眾視野。

目前丁景俊拋話出來說要告他打人加性騷擾,他背后的天盛娛樂早看聚星不順眼,恨不得把水越攪越混,當然鼎力支持。

顯然聚星還不打算為一個二線明星花費人力財力去爭取什么,所以現在最大的作為就是不作為。這是最為平和的應對方式,只是太消極,被動挨打少不了。

喬冬還在被高層訓話,宋卓希離開會議室,獨自下車庫取車,這期間心情仍然不好。他根本不后悔揍人,只后悔當時揍輕了,對丁景俊那種無恥之徒,就該揍得他滿地找牙!

人在氣頭上,腳步也邁地特別快,他腳步匆匆地走到車旁,剛解鎖,就聽到由遠及近的腳步聲。他以為是喬冬來了,轉頭一看,愣了愣。

“杜嘉語?”

嘉語笑了笑:“今天你倒是認我了。”

宋卓希哼了一聲,打開車門上車,嘉語卻迅速繞到另一邊開了車門坐到了他身邊。

“你干嘛?”宋卓希皺眉,看看外面:“你怎么進的聚星的車庫?”

嘉語岔開話題:“這次的事情,為什么不把莊敏宜帶出來澄清?”

宋卓希冷笑一聲:“怪不得發現你老了很多,原來是升格做我老師了,一上來就教我怎么做呢。”

“……”即使早就知道這人毒舌,被人說老,嘉語還是很想暴走。

宋卓希手肘支在車窗上,撐著額頭:“我不想讓敏宜卷進這些,這事兒跟你有什么關系?”

說的也是,他雖然看起來很難接近,但其實對女朋友非常好,嘉語想起過往,心里多少有點不是滋味。

現在能讓他付出的是莊敏宜了,那個跟他從小一起長大的女孩兒,連家長都默認他們是一對。

她定定地看了宋卓希幾秒,忽然伸手拽住他的衣領往自己面前一拉,臉貼了上去。

彼此雙唇相貼,宋卓希十分震驚,以致于都沒有及時推開她。

嘉語見縫插針,立即一手勾住他脖子,一手打散頭發,長發遮了半張臉,她似乎更加肆無忌憚了,把宋卓希往自己身邊拉得更近,幾乎要壓在自己身上。

宋卓希撐起身子:“你干什么?”

嘉語干脆在座椅上一躺,勾起嘴角:“沒什么,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跟丁景俊說的一樣了而已。”

“你最好別在我面前提那個混蛋!”

“這么激動不是更惹人懷疑?”

宋卓希低頭貼近她:“用激將法對我是沒用的,你要是缺少滋潤,也別找我。”

嘉語沒說話,伸手一顆一顆解開襯衫紐扣。

宋卓希按住她的手,臉色沉了下來:“你到底在干什么?”

“做你的老師啊。”嘉語摟住他翻身坐起,剛好坐在他腿上,背對擋風玻璃,“乖,保持這個姿勢五秒鐘就ok了。”

宋卓希捏住她的下巴:“看來我當時寫的那個字還不夠清楚。”

嘉語順著他的手勢故意昂起頭,擺出享受的架勢。宋卓希忽然意識到什么,一把推開她,外面有人從柱子后一閃而過。

“你設計我?”宋卓希推開車門:“滾!別讓我再說第二次。”

嘉語扣好襯衫,整理好頭發,慢條斯理地下了車,在外面沖他笑著揮揮手:“也許明天你就會求我回來。”

“回去給你的語文老師燒點紙,你現在亂說話都怪他死得早。”宋卓希發動汽車,絕塵而去。

嘉語朝他離去的方向揮了揮手,順便默默慰問了一下無辜躺槍的語文老師,祝您身體健康福壽延綿哈!

第二天媒體大肆報道“捶臉門”后續,但主人公是宋卓希,一組和女友車中熱吻纏綿的照片發布到了網上,宋卓希的性取向大白于天下。

喬冬這時站出來替他發表聲明:“這位就是宋卓希先生的女友,兩人已經秘密交往有一段時間。這次事情發生之前,她正在海外旅游,回來后得知消息不放心,特地趕來公司見卓希。小別勝新婚嘛,大家也能理解的對吧?哈哈……”

有記者提問:“那么之前慶功宴上的那位小姐是?”

喬冬回答:“那位是卓希的親人,他并不希望自己的家人受到媒體干擾,這次事件沒有及時把女友推出來澄清也是出于保護目的。卓希是個有擔當的成年人,所以這次動手其實是個誤會,希望能借此機會以正視聽吧。”

近期隨著電影熱映,媒體也挖掘過宋卓希的家庭,但只挖到一點眉目就挖不下去了。目前圈內都在傳他家背景很厚,不過看宋卓希對表演這行并不像是玩兒票性質,又有點懷疑。畢竟有大家業的人怎么會背后一點支持都沒有,反而還讓他一直徘徊在二線呢?這不科學啊。

宋卓希從沙發上抬起頭,抖了抖手里的報紙:“你說這是我女朋友?”

喬冬訕笑:“前女友也是女友嘛。”

“那后媽跟親媽是一個人嗎?”宋卓希把報紙砸在他身上:“這事兒就是杜嘉語一手策劃的,你還推波助瀾?”

喬冬嘆氣:“可這是最積極的一步了,難道你自己也想在家里坐冷板凳?別忘了你爸當初說的話。”

宋卓希抿唇不語。

“我已經聯系了嘉語,讓她搬過來跟你住一段時間。在這風口浪尖的時候,你們就算假扮也要讓大家相信是熱戀中的一對。”

“……”宋卓希頓時無語。昨天杜嘉語在他眼前趾高氣揚地宣布說今天就會求她回來,沒想到喬冬還真這么做了。

“反正你沒丁景俊紅,我也給你一拳好了。”宋卓希咬牙切齒。

門鈴響了兩聲,喬冬連忙避開去開門,嘉語拎著行李包走了進來:“喬哥,不好意思啊,給你們添麻煩了。”

喬冬無奈地笑了笑:“算了,這次也虧你想出來的餿主意,起碼讓卓希有了炒作點。”

宋卓希的聲音冷幽幽地插進來:“這么惡俗的手法,也只有她想的出來。”

嘉語不以為意,四下看了看,對喬冬說:“房子挺大啊,我住哪間?”

喬冬伸手指了一下:“那兒。”

“那我先去收拾一下。”

她徑自進了房間,都沒看一眼宋卓希的表情,東西放下來后先吐出口氣。

很好,表現得比自己想象的還要鎮定。

門外篤篤兩聲敲門聲,喬冬推門進來,笑著問:“怎么樣,習慣嗎?”

嘉語這才打量起房間來,一間單人床,床單被套都是格子型的男款。對面放著一張書桌,旁邊立著一只書架,靠窗臺的位置放了一張圓形的小咖啡桌,很是討喜。

“挺好的,我就喜歡這種簡簡單單的格調。”

喬冬點點頭,居然有松了口氣的意味:“我只能說盡力而為了。”

嘉語忍不住笑出聲來:“一間房間而已。”

喬冬搖頭,“我是說卓希的事,我只能盡力而為了。”他轉頭朝外看了一眼,聲音壓低了許多:“你知道,娛樂圈就是這樣,誰有人氣,誰就是勝者。”

嘉語點點頭,抿住唇沒說話。

喬冬說完這話就走了,嘉語將行李拖出來放進柜子里,剛收拾好,肚子餓了,這才想起來還沒吃晚飯。

她將房門拉開半個,朝外看了看,宋卓希居然不在客廳。時機正好,她迅速從行李包里拿出一桶泡面沖向廚房。

廚房里沒有現成的開水,只好自己燒。

因為靠著窗口,外面燈火璀璨,車水馬龍,頭一伸就能看見。嘉語便撐著身子坐在料理臺上,歪著脖子看著高樓下的夜景,耐心等著電水壺里的水燒開。

沒幾分鐘,忽然門口傳來一陣腳步聲。她下意識轉頭,宋卓希穿著睡衣站在廚房門口,一臉錯愕地看著她,等眼神掃到她手邊的桶裝泡面就明白了。

“呵,死乞白賴到我這兒來,連飯都沒的吃,你這是何苦呢?”他打開冰箱,拿了罐啤酒出來,反身靠在冰箱門上,“呲啦”一下拉開拉環:“說吧,喬哥給你多少錢,我雙倍給你,馬上收拾東西滾蛋吧。”

嘉語跳下料理臺,自顧自地倒水泡面:“直接拿錢多不好,我蠻享受這種感覺的,憑我的付出獲取回報嘛。”

話音剛落,身旁忽然“啪”的一聲,宋卓希手里那罐剛開頭的啤酒已被砸到地上,咕嚕嚕滾到她腳邊,酒水汩汩流出。

“這么說你是故意來膈應我的?”他的聲音里壓抑著怒火。

嘉語嘆口氣,彎腰將啤酒罐撿起來,丟進垃圾桶,拿了拖把拖地:“你以前可沒這么暴躁。”

宋卓希冷笑:“你跟我在一起多久?說得跟多了解我似的。”

嘉語將拖把放回原位,伸手在水龍頭下洗了洗:“六年五個月加十四天。”

“……”宋卓希一愣,忽然沒了聲音。

嘉語似乎對他的沉默很奇怪,看了他一眼,端起泡面拿起勺子,準備開動。

宋卓希忽然大步走過來,奪過她手里的泡面丟進了垃圾桶。

嘉語舉著勺子大張著嘴,目瞪口呆地看著他。

宋卓希打開冰箱,拿出一只放滿了面條的托盤放到料理臺上。

“想吃面就吃這個。”

嘉語叼著勺子,眼睛都瞪大了一圈:“這么好?”

宋卓希“嘭”一下甩上冰箱門朝外走:“不是免費的,記得買回來補上,要手搟的。”

嘉語看看垃圾桶,再看看托盤,唉,好麻煩,還得煮。

剛想完,宋卓希的聲音冷冷地傳了過來:“煤氣、配料都給我記賬上!”

“……”太小氣了。嘉語聳肩,別以為這樣就能趕走我。


本文作者天如玉,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!

排版丨阿彥學長

文案丨天如玉

我們等你關注哦!
發表
3d资料心水论坛